第三百九十章 理念的破碎與失控

艾澤拉斯月夜之影 390 作者咸魚不懼突刺 全文字數 2671字

艾利桑德張了張嘴,安德里亞的搶答完全打亂了她的節奏,此時大魔導師心里很亂。 她本能的懷疑安德里亞在說謊,但回過頭看向塔麗薩時,這位心腹屬下卻鄭重的向她點頭承認了安德里亞的身份,這讓艾利桑德心中的荒謬感越來越強。 “你到底知道什么?從什么地方知道的?為什么你的存在完全沒有出現在阿曼蘇爾之眼展示的時間線中?” 近萬年來,艾利桑德一直對阿曼蘇爾之眼向她展示的未來深信不疑,憑借阿曼蘇爾之眼的“指引”,她多次率領夜之子度過難關,這更堅定了她探索時間線才是夜之子未來的執念。 焦躁的艾利桑德情緒有些不穩,她感覺自己多年來堅信和踐行的理念正在遭受毀滅性的沖擊。 安德里亞收起了笑容,嚴肅的對大魔導師說道“以你的聰明,應該已經猜到了吧?” “阿曼蘇爾之眼確實是一件擁有強大威能的泰坦神器,但它的主要功能并非修改時間線,而是以特殊的規則控制一定范圍內的時間流速和流向。” “那這些時間是從哪里來的?” 安德里亞自問自答的說道“很簡單,無數的艾澤拉斯平行世界。” 很早以前安德里亞就感覺奇怪了,憑什么那么多創世之柱,唯有你阿曼蘇爾之眼能支撐起一個城市所需的大型魔力源泉。 通過艾利桑德暴露出的情報,安德里亞總算知道了。 這些能量都是阿曼蘇爾之眼從艾澤拉斯平行世界吸取來的。 艾澤拉斯是一個擁有無數分支時間線的世界,這一點通過時光守護者青銅龍就能得知。 但正如安德里亞一直相信的道理一樣,就連被稱為眾神之父的泰坦領袖阿曼蘇爾也不可能完全參透時間的奧秘,青銅龍對時間的理解就更是半吊子了。 阿曼蘇爾之眼是阿曼蘇爾本人親手制作的,其中蘊含了他對時間的理解和對艾澤拉斯未來的推導。 但所有的平行時間線中,都不存在安德里亞這個來自盒子外的穿越者。 艾利桑德篤行自己看到的未來在以后很可能會真實發生,但安德里亞的存在非常諷刺的給了她一記響亮的巴掌。 嘿~嘿~醒醒,你的蘇拉瑪亡了。 一個擁有偏執信念的人在信念破碎時會有什么后果?看看艾利桑德此時的樣子就知道了。 全身的魔力失去控制的外溢,小范圍內形成了魔力風暴,艾利桑德的眼神游離而慌亂。 “不可能!泰坦怎么可能出錯?他們可是塑造世界的偉大存在啊!” ‘如果泰坦錯了,我一直以來堅持的信念算什么?’ 安德里亞聳了聳肩道“我不否認泰坦很偉大,但他們不是萬能的,事實證明,每一個盲目相信阿曼蘇爾預測的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其中就包括青銅龍王諾茲多姆。” ‘當然也包括你。’ 原本歷史中艾利桑德正是因為盲目相信阿曼蘇爾之眼展示出的未來,在燃燒軍團再次降臨艾澤拉斯的時候就果斷跪舔了。 她也不仔細想想,創世之柱是泰坦制造的,同為泰坦的薩格拉斯想要從中作梗還不簡單? 就算本身并不精通時間之力,薩格拉斯只需要稍微對時間線的細節處做一些修改就能騙得艾利桑德死死的,而這個偏執的大魔導師到死都相信自己看到的未來才是蘇拉瑪的唯一出路。 “大魔導師!” 塔麗薩帶領其他顧問也來到了暗夜之塔前,安德里亞抽空瞄了這些人一眼。 ‘嗯?’
這一眼讓安德里亞看出了一些問題。 特爾安雖然看上去瘋瘋癲癲的,但早就有了預料的安德里亞對此并沒有感到意外。 奧魯瑞爾的表現也比較正常,但艾塔烏斯…… 這位占星師望著艾利桑德的眼神有些閃爍,隱約之中透露出十分復雜的神色。 ‘怎么回事?這個腦后懸浮著星球虛影的應該是艾塔烏斯吧?’ 相比只會耍小聰明的凡多斯,安德里亞對一直躲在幕后,在關鍵時刻才發表意見的艾塔烏斯更警惕。 艾澤拉斯的占星師和星術師都能以精神探索星空,能力較強的人找到擁有智慧生命的星球并非不可能。 典型例子就是星界法師麥迪文,他探索過的世界絕對不止是一個德拉諾。 艾澤拉斯的宇宙被泰坦稱為黑暗虛空,在萬神殿覆滅,圣光軍團被打壓的情況下,黑暗虛空的秩序在這幾萬年來已經開始發生傾斜。 燃燒軍團和虛空的勢力越來越大,雙方對黑暗虛空的爭奪已經進入白熱化。 無數曾經生機勃勃的星球被燃燒軍團毀滅,改造成惡魔的前線基地,也有數不清的星球被虛空之力侵染,淪為虛空大君手下的棋子。 能力越強的占星師越容易接觸到這些宇宙中的陰暗面,而此時艾塔烏斯那奇怪的反應讓安德里亞心中再次調高了對他的警惕之心。 ‘話說凡多斯去哪兒了?被支走調查地震了嗎?’ 此時地震早已經停息,應該是艾格文順利將整個薩爾達納斯升了起來。 如果不出意外,等會地震必然還會再次來臨,畢竟封印了薩格拉斯的化身還要將這座被污染的月神殿重新送回海底。 眼見艾利桑德身上的氣息和情緒越來越不穩,安德里亞凝重的向妮雅娜說道“你先潛行躲到一邊去,接下來恐怕免不了有一場大戰了。” “好的,大叔,一定要贏哦。” “呵~” 安德里亞灑脫的向妮雅娜揮手道“我還不用你這個小丫頭片子來操心,去吧。” 此時艾利桑德身上的魔力已經接近完全失控,到了她這個級別,失控的魔力會造成多大的危害,看塔麗薩等人鐵青的臉色就能大概猜到了。 安德里亞利用暗影穿梭瞬移到塔麗薩等人面前,魔劍士奧魯瑞爾反應最快,拔出武器擋在塔麗薩三人面前擺好戰斗姿勢。 “別激動,我相信你們都不希望艾利桑德在這里徹底失控。” 安德里亞正色說道“我可以壓制住艾利桑德的暴走,但我對奧術一竅不通,如何理順她的魔力只能靠你們了。” 塔麗薩伸手擋住打算發難的奧魯瑞爾沉聲說道“我知道了,絕不能讓大魔導師因為失控而毀掉自己守護一生的城市。” “很好。” 安德里亞贊賞的看了塔麗薩一眼“這么多顧問中就屬你的大局觀最好。” 奧魯瑞爾和麥蘭杜斯都是典型的武人性格,他們更習慣服從命令行動。 特爾安神志不清,安德里亞覺得他需要瑪教授的烈焰紅唇來恢復正常。 凡多斯只顧自己的利益而行動,唯有艾塔烏斯讓安德里亞有些看不清。 塔麗薩面色沉著的回道“有話等戰斗結束后再說,如果月影議長能幫助我們壓制住大魔導師的魔力爆發,拯救蘇拉瑪,我愿意以個人名義支持蘇拉瑪重歸暗夜精靈主流社會。” 奧魯瑞爾也緊跟著表態“我也是。” 背對著塔麗薩看向艾利桑德的安德里亞嘴角微微勾起‘等的就是你們這句話。’
隱藏
新河南481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