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六章 為母

大紅妝 436 作者姚穎怡 全文字數 2283字

“姐,你還知道她的什么事,比如她有沒有提過我們?” 沈彤搖搖頭,又點點頭:“她沒有提過我們,可是她提起過她的兒女,她說他們都死了。” “她說的是他們,不是他,也不是她,那她就是兒女雙全,那就是我們了!她是以為我們都死了,所以才沒有到王府找過我,她不是因為怨恨父王才不要我們的。” 少年的眼睛里滿是欣喜,這是他心里的結,每當懷疑生母還活著的時候,就會牽動這個心結。姐姐是被一清道人偷走了,不知所蹤,可他從小到大都在王府,母親卻沒有找過他。 沈彤又想起一件事來,道:“她叮囑過我,若是我想要嫁人了,一定要清楚那男人是什么人,清楚他的身份,還要清楚他家里有沒有老婆。” “她還在生氣父王向她隱瞞身份,她不想做妾,不能娶她為妻,哪怕那個人貴為父王,她也不答應”,少年明亮的眸子黯淡下去,可是很快又亮了起來,“愛恨一念之間,她還在糾結這件事,說明她心里還有父王,還有我們!” 沈彤眨眨眼睛,她和阿鈺究竟是不是孿生的?阿鈺想到的這些,為什么她沒有想到? “姐,你太單純了!”燕北郡王讀懂了她眼中的茫然,立刻安慰她。 沈彤撫額,不是我太單純,而是你小小年紀心思太復雜了。 “可是我不知道她現在去了哪里”,沈彤坐到炕上,托著下巴,一臉無奈,忽然,她想起一件事來,關于紅娘子的事,她在信上只是一筆帶過。 寄往燕北的信要通過驛站,紅娘子事關先帝,因此,她在信上沒有細說,反倒是給蕭韌的信上寫得很詳細,因為西北的信是由棺材鋪轉送的。 她把所有關于先帝失蹤,以及她在那個村子里遇到的事情,詳詳細細講了一遍。 “先帝在娘手里?她要做什么?要給父王報仇嗎?”燕北郡王從炕上跳了起來。 沈彤點頭:“她說她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的男人,她的男人早就死了,所以她其實也是為了她自己。” 沈彤原本早就知道這番話,可是現在回想起來,卻恰恰能對上和阿鈺說的那些。 沈彤不由得呆住。 “姐,我問你,如果你嫁給了一個人,成親以后才發現那人的名字身份全都是假的,而且他家里有妻有妾有一堆女人,你會怎么做?”燕北郡王說到這里,縮縮肩膀,又補充一句,“我是說如果、假設,不是真的。” 沈彤當然知道這不是真的,她不加思索地說道:“殺了他!” “對,娘一定也會這樣做的,可是她卻沒有殺父王,而是獨自南下,你說這是為什么?”燕北郡王興奮地問道。 沈彤怔怔一刻,卻看到燕北郡王指指她,又指指自己的鼻子。 “難道她是為了我們?可那時我們還沒有出生啊?”沈彤不解。 “小時候有只野貓常常跑到王府里,我常常喂它,可是每次它吃飽就跑,有幾次我想抓住它,可是它跑得很快,我連它的毛都摸不到。但是有一次它來了以后卻不走了,我把它養在王府里,后來它生了一窩小貓,丫鬟們都說,它是為了肚子里的小貓才留下來的。它明明是野慣了的,可是卻為了自己的孩子甘愿被人抓住。”燕北郡王說到這里,眼睛里又有了淚光。
沈彤連忙逗他,指著他的鼻子說道:“好啊,你把娘比成貓。” “姐,我沒有,我就是想讓你明白,當娘的為了自己的孩子可以放棄一切,或許那時她盛怒之下也是想要殺了父王,可是她發現自己有了身孕,她不想讓我們還沒出生就失去父親,所以她就自己走了,她可以不讓父王找到我們,卻不會親手殺死自己孩子的父親,娘真好,是父王對不起她在先。” 燕北郡王嘆了口氣,話又說回來,若是父王在開始時就向母親坦承自己的一切,母親說不定掉頭就走,理都不理他,那樣也就不會有他們姐弟了。 姐弟二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兩張幾乎一模一樣的俊秀面龐上有著相同的擔憂。 可是人海茫茫,他們到哪里去找那個可能是自己親娘的人呢? “如果讓我再次見到她,我說什么也不會放她走的。”沈彤后悔死了,那天她為什么沒有想到這些事呢。 “唉,我們是孿生啊,就是一個人分成兩個,所以要我們兩個人合在一起,才能行的。”燕北郡王安慰她。 沈彤這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她問道:“你別告訴我,你是和可意兒偷偷跑出來的?” “當然不是,李老侯爺是知道的,他還派了兩名手下跟著我們一起來的,只是京城里有很多人認識他們,他們不方便露面,進京后就找了家偏僻的客棧先住下了,我和可意兒來找你們,沒想到你們已經搬家了,這地方真好,晚上還這么熱鬧......我帶了三百人分批進關,隨我進京的有五十人,他們進城后就兩人一組分開行動,各自找地方住下,他們都是燕北口音,若是一起行動會引起注意。”燕北郡王解釋說道。 化整為零,分批行動。 沈彤道:“你和可意兒就住在這里吧,這房子我租了三個月,待到三個月期滿,你也該回去了。” 三個月后,燕北就要下雪了,大雪封山之前,他們必須要回去。 “我當然要和姐姐一起住了,娘戴的是人皮面具,姐,你也給我找一個吧,我想起來了,京城里有人認識我。” 楊錦程、宗室里的那兩位親戚,還有宮里的那位老公公,另外楊家的很多手下,他們都是見過燕北郡王的。 “嗯,明天我就讓大餅去買,明天我帶你去那天吃雪花酪的地方。”沈彤說道。 “好啊,姐,我還想去一個地方。”燕北郡王說道。 “哪里?”沈彤問道,阿鈺是第一次來京城,他有什么地方是想去的? “燕王府。”燕北郡王說道。 雖然燕王已經不在,燕王的封號也沒有了,但是以前的燕王府還在,只不過已經改為燕北王府。 當年的燕王世子,就是死在那里的。
隱藏
新河南481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