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章 跳槽

大明官 648 作者隨輕風去 全文字數 2201字

方應物從劉府出來,時間還不到午時。到了家門口,門子對方應物稟報道:“大老爺尋你,眼下正在書房。” 方應物聞言便進門準備去書房,卻又聽到門子繼續稟報:“還有個汪公子打發了人來傳話,約你速速會面。” 在心里掂量了一下,父親大人那里估計沒什么大事,感覺還是見汪芷比較要緊,方應物又出了門,望東城而去。 方清之聽到稟報,黑著臉吩咐道:“這逆子若回了家再不來見我,就讓他領家法去!” 依舊是老地方,東安門外的何娘子酒家,后院密室。方應物暗想,如果汪芷改了職務,是不是又要換地方? 見汪芷臉色有幾分憔悴,方應物關懷備至的問道:“你也失眠了?難道是為了我?” 汪芷瞥了方應物一眼,唉聲嘆氣道:“宮中要我將東廠交與梁芳,我快拖不下去了,在此之前你還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來處理么?” 方應物無奈道:“這的確是我連累你了,不然你也不至于如此,可是能再拖個十天半月么?” “沒法子再拖下去了!”汪芷很為難的說,又問道:“你打算綁死在東宮么?不能試試看別的路子?” 方應物很納悶,“你這問的多此一舉,我早就明白告訴過你了罷?” 汪芷追問道:“你確定當今東宮能順利登基?”方應物堅定的回答道:“非常確定。” 汪芷猶疑道:“據我看來,東宮形勢十分險惡,皇爺擺明車馬要廢太子。換成邵宸妃皇子入主東宮,這也是萬娘娘的心愿。在內閣中。首輔是聽從萬娘娘的,劉珝也不大看好太子。只有次輔劉吉獨力難支。 昨日你們百余大臣伏闕諍諫,都不能讓皇爺回心轉意。最后令尊這東宮官又被責打貶謫遠方,這分明就是皇爺有意做給天下人看的,皇爺的決心可想而知。” 方應物答話道:“大道所在,義之所在,吾輩往矣,豈有趨吉避兇的道理。” 汪芷更加憂心忡忡了,“而且昨晚你父子困守午門的時候,懷恩公公為了太子與皇爺激辯。惹得皇爺勃然大怒,親手持杖打了懷恩一頓。今天有消息出來,懷恩公公要被發配到中都鳳陽守皇陵去。 若懷恩公公一去,東宮立即少掉一根支柱,堪稱是岌岌可危,誰還能攔住皇爺廢掉太子?明眼人都能看出,東宮危在旦夕之間,真不知你憑什么說東宮將會安然無恙?” 當然憑的是天命,方應物心里自言自語道。據說泰山要有地震。時間差不多也該到了,可是此事打死也不能說,連對汪芷都不能說,他不想當妖怪。也不想當大仙。 最終方應物很高冷的說:“這是因為仁者無敵,天下弗能當也。” 汪芷沒心情與方應物扯淡,沉吟片刻后才道:“其實今天是要告訴你。我會繼續當東廠提督。” “什么意思?”方應物皺眉道。 汪芷答道:“聽我說!昨天夜里,皇爺與懷恩爭吵時。我、梁芳、覃昌都在,而且是皇爺將我們叫來的。說的就是太子之事。其實皇爺真正想詢問的只是懷恩,但懷恩對皇爺說,雖萬死亦不為。
當時我看著懷恩誓死抗爭,卻想到了你。你們父子,還有次輔劉閣老,全都義無反顧的支持東宮,簡直就是孤注一擲! 你有沒有想過其中風險,萬一失手了怎么辦?你的身家性命還能不能保住?你以為文臣就不會死么?當年景泰天順年間死的還少了? 后來我又去找了萬娘娘,說要繼續當東廠提督,萬娘娘很驚訝,但也很高興。因為讓梁芳執掌東廠,遭到了群臣如此激烈的反抗,娘娘的壓力也很大,既然我愿意順從,那自然是再好不過。” 方應物大吃一驚,“你說你要順從萬貴妃?那這意思,就是站在我對立面,與東宮為敵了?” 汪芷面沉似水,幽然道:“不是與你為敵,而是給你留一條后路。萬一你失手了,還有我來照管你,正所謂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中。” 方應物忍不住反問道:“那你就沒想過,你失手了又該如何?” 汪芷冷聲道:“那就是我自作自受,也不用你管,反正我只是孤身一人!這些年來,大事上一直聽從你的,但這次我要自行做主。” 這是為了替他方應物分散風險,故意選擇了另一邊啊。方應物很感動,輕輕嘆口氣:“你想的太多了,其實真不需要你幫我分擔風險,你的這份恩義我也承受不起。” 汪芷道:“我今天只是來告訴你這個結果的,不是來征求你意見的,不必多言了。你也不要再說天命如何來糊弄我,天命亦是可以改變的,你敢說一定會按照你的想法出現?” 方應物沉默半晌,汪芷的擔憂不能說是錯,誰敢保證歷史大勢走向不會改變?如果真出現蝴蝶效應,那自己一家子可都入坑了。若有汪芷這樣一條“后路”,也不是壞事。 拋開上面這令人頭大的話題,方應物又請求道:“懷恩要被發配中都鳳陽?你在宮里與懷恩說一句,家父也要被貶謫,只是還不知去什么地方,如果順路的話,可以結伴一起走。” 汪芷疑惑萬分的說:“我委實不明白你為何如此看重懷恩,他雖然貴為司禮監掌印太監,但已經被罷免了,太監與你們文官不同,失勢就是失勢。更何況懷恩已經風燭殘年,能不能活著抵達鳳陽還未為可知。” “忠義之士,當然值得看重。”方應物答道。心里卻想,幾年以后你們就知道老懷恩的厲害了,這時 候不結個緣法更待何時 辭別之時,汪芷囑咐道:“皇位之爭,風波險惡,萬望珍重。” 方應物也點點頭,“無論你做出什么選擇,只憑你今日心意,我必定盡力保住你,至少不會讓你吃苦頭。” 汪太監嗤聲道:“切!你都自身難保了還說什么大話,先看顧好自家罷!”(未完待續……)
隱藏
新河南481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