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力大無窮

大唐神級駙馬 725 作者西周散人 全文字數 2653字

馬周說道:“殿下,這已經是縣衙能提供的最好的住宿之地了,如今,縣衙宿舍,四個人一個屋子,殿下身份尊貴,定然不可能與人同住,住在驛館,卻是最好的主意。” 李承乾徹底崩潰。 一路上,張玄素都在給他灌輸皇家的禮儀,威嚴。 李承乾想象著,自己乘坐馬車從正門進,杜荷率領鄠縣所有官員還有百姓,夾道迎接,百姓們紛紛高喊太子千歲,然后,自己被迎到鄠縣條件最好的地方住下,杜荷將一切都準備妥當…… 可現實卻是車隊幾次走錯路耽誤了行程不說,前來迎接的卻是一個平民馬周,而住的地方,竟是這般破破爛爛,風雨飄搖…… 說好的皇家威嚴呢? 等馬周離開之后,張玄素咬牙說道:“殿下,杜荷太過分了,這是根本沒將殿下放在眼里啊,明日,一定要好好問個清楚,此事,一定要向陛下稟明,殿下是代天子巡視,猶如陛下親臨,杜荷卻如此怠慢,簡直目中無人!” 李承乾點點頭。 到了后半夜。 李承乾躺在木板床上,卻是睡不著。 整個驛館,只有兩間屋子。 其中一間他住,另一間張玄素住。 其余的隨從,則只能自行睡在院子里。 想到今日的種種,李承乾心中憋著一肚子火。 突然,他捏緊拳頭,一拳砸在墻壁上,發現自己的怒火。 砰。 一聲悶響。 轟隆隆。 “啊……” “地動了!” 外面頓時響起呼喊聲。 李承乾一咕嚕爬起來,披上衣服往外跑,推開門一看,只見自己隔壁的屋子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拳頭,驚訝道:“本宮,本宮的力氣,竟然這么大……這房子,怎么就塌了?” “哈哈哈,本宮,再也不是柔弱的書生了,本宮力大無窮,哈哈哈……” 李承乾瘋狂地大笑起來。 他只記得,自己一拳下去,一座屋子就垮了。 “哈哈哈,本宮……啊,不對,老師,老師呢?”李承乾笑著笑著,突然想起來,張玄素還睡在屋子里呢。 他趕緊組織人手,去廢墟中挖張玄素。 不多時間,張玄素被刨出來,雖說受了傷,卻無生命大礙。 張玄素虛弱地說道:“殿下,是杜荷,一定是杜荷派人來將房子推塌的,他想害死臣,杜荷太可惡了……” 李承乾心虛道:“老師,對不起,這房子,是本宮一拳打塌的,本宮當時沒想到你在屋子內……” “噗……” 張玄素聞言,一口鮮血噴出,當場暈了過去。 …… 次日一早。 李承乾眼睛紅紅的,聽聞張玄素醒轉過來,他才心情好受一些。 這時,有人來報:“殿下,鄠邑縣公派人送信,請殿下和張大人到縣衙敘舊。” “杜荷,杜荷總算來了嗎?哼,本宮這就去會會他!”李承乾站起身來,怒氣沖沖地說道。 不多時間,李承乾和張玄素便來到了縣衙。 一進縣衙,便看見眾人忙成一團,所有人走路都是小跑,說話的語速是正常人的三倍以上,一片繁忙無比的景象。 二人來到正堂,迎接他們的依然是馬周。 馬周笑呵呵地說道:“殿下,張大人,昨晚睡得還好吧?” “不好!” 李承乾和張玄素異口同聲,怒氣沖沖地說道。 馬周嘿嘿笑道:“殿下,張大人,想必你們一定是餓了,縣公昨夜在養豬場辛勞一夜,聽聞殿下到來,特意去沐浴更衣,不過他親自做了一些東坡燜肉,請殿下和張大人品嘗,順便填飽肚子,縣公稍后就來……”
馬周一揮手,下人抬著四個盤子上前擺放在桌上,然后離去。 李承乾怒氣沖沖地說道:“本宮與杜荷勢不兩立,既然這什么東坡燜肉是他做的,本宮絕不吃一口。” 張玄素點點頭:“殿下與臣都是有氣節的人,這東坡燜肉,什么狗屁東西,臣活了大半輩子,走南闖北,吃遍了不少山珍海味,卻是從未聽聞天下還有東坡燜肉這道菜,說不定是杜荷胡亂搗鼓出來的,哼,他這是想向殿下示好呢,殿下千萬別上當。” “老師說的對,本宮一直最看重的便是氣節……” 咕咕! 話音未落,李承乾的肚子便咕咕地叫了起來。 咕咕。 張玄素的肚子,竟然也叫起來了。 二人都捂著肚子。 半晌,李承乾忍不住:“老師,讓本宮看看這盤子里是什么吧。” 說著,他揭開了一個盤子上的蓋子。 頓時,一股香味撲鼻而來。 只見那盤子中,竟是一塊塊四四方方的肉,金黃色的,其中加了各種香料,還有一些蔬菜點綴。 聞起來,香! 咕嘟。 李承乾不爭氣地吞了一口唾沫。 張玄素眼巴巴地看著:“殿下,要不,咱們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吧。” “好……” 李承乾迅速拿起筷子,夾起一塊放進嘴里,頓時驚訝得瞪大眼睛:“老師,美味,美味啊……” 張玄素見狀,也忍不住了,直接抄起筷子。 二人狼吞虎咽,不多時間就將四盤肉給吃的干干凈凈。 李承乾打了個飽嗝:“老師,杜荷為人雖然可惡,可這做吃的,還是有一手!” 張玄素贊同地點點頭:“都說杜荷乃是天下最會吃的,今日吃了這東坡燜肉,的確與眾不同!” “這肉,肥而不膩,濃香撲鼻!” “關鍵是色澤鮮美,也不知是怎么做出來的!” 二人便討論起來。 突然,張玄素面色大變,道:“殿下,記住,決不能上杜荷的當,殿下乃是代天子巡視鄠縣,吃這燜肉,乃是給杜荷面子,決不能因此而同情他,殿下記住一句話,對敵人仁慈,便是對自己殘忍!” “老師,受教了!”李承乾點點頭,說道。 “太子殿下,張大人,好久不見!” 一道聲音,在門口響起。 二人急忙扭頭,看見杜荷身著一身短打,自門外大大咧咧地走進來,在二人對面落座。 啪。 張玄素一拍桌子,斥責道:“杜荷,你好大的膽子,殿下昨夜就到鄠縣,代天子巡視鄠縣,猶如陛下親臨,可你倒好,不來迎接殿下,卻去養豬,你是何意思?你眼里還有殿下嗎?你眼里還有陛下嗎?殿下與母豬,孰輕孰重?” 杜荷瞥了一眼張玄素,突然道:“張大人,你這話,該殺頭。” 嗯? 張玄素一臉懵逼,“杜荷,你休要胡攪蠻餐!” 啪。 杜荷呵呵一笑:“張大人,你好大的膽子,竟將殿下與母豬相提并論,你是幾個意思?難道在你眼里,太子殿下與母豬,能放在一起比較嗎?” 媽的,就你會拍桌子是不是? 杜荷鄙夷地看著張玄素。 ……
隱藏
新河南481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