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無聊寫小說】

調教香江 3 作者王梓鈞 全文字數 3002字

接下來的半個多月,康劍飛和胡俊才兩人都在九龍一帶閑逛,期間表舅媽梁瑛陪他們一起去戶籍部門辦了身份證。辦證過程出奇的順利,交了照片再登記基本信息后,又有本地人做保,再交點錢就可以等著領證。 這種好事不多了,待到明年十月份,港府會勒令全港所有黑戶三日內補辦身份證,過期不再受理。到后年一月份,港府將廢除大陸人到香港市區就發身份證的法令,以后再想要香港身份證,就必須在香港住滿七年,并且有穩定合法的工作,還要有三個以上的香港人聯合作保。 十多天之后,康劍飛兩人終于拿到他們的新身份證。胡俊才這廝激動得渾身發抖,以至于當天就把身份證搞丟了。大家幫著找了一整天,才發現他身份證忘在戶籍部門的柜臺上忘了拿走…… 兩人到香港轉眼過去半個月,胡俊才給他表哥打過電話,那邊說他表哥在海上打漁還沒回來。胡俊才心想表哥不在,自己一個窮親戚貿然投奔,恐怕不會收到什么好臉色,便死皮活賴地跟康劍飛寄住在吳成剛家里。 九龍也就那么大,轉了半個月也逛膩了,康劍飛和胡俊才干脆整天窩在家里看電視。 這天表舅媽梁瑛買菜去了,另一位表舅媽周明芳則在主臥里哄嬰兒睡覺。 客廳之中,胡俊才開著電視機,小聲地對康劍飛說:“阿飛,你表舅是不是把幫你找工作的事給忘了?這都吃了半個月的白飯,老呆在家里也不是辦法。” 康劍飛坐在沙發上敲著二郎腿,手里端著一份《工商日報》看得津津有味,他說道:“表舅不是忘了,而是有難處。” “什么難處?”胡俊才問。 康劍飛分析道:“住這么多天,你還沒看出來我表舅是個什么人?他就是個老實如牛的爛好人。再加上他又是搞技術的燈光師,整天呆在片場,社會接觸面其實很窄,幫我找工作的話,也只能介紹跟自己從事的行業相關的工作。可是他剛從佳藝電視臺轉到現在的新單位,自己立足都還不穩,當然很難顧及到我們。而他這種性格的人,不把工作的事情全部搞定了,是不會告訴別人的,你就別瞎想了。” “是這樣嗎?”胡俊才撓著頭,見康劍飛還在那里優哉游哉地看報紙,忍不住說道,“可你也不能這樣干等著啊!要是我表哥住在九龍,我早跑出去自己找工作了。” 康劍飛說:“也可不是干等啊,我每天都有看報紙。” “看報紙能當飯吃?”胡俊才取笑道。 “那可說不定,”康劍飛翻翻報紙,指著上面的新聞說,“喏,香港地鐵再過半個月就要開通了,還請了不少名人出席地鐵開通儀式。石硤尾到觀塘的地鐵,起始站就在我們這附近,對于香港這座城市來說,這可是個歷史性的大新聞。” 胡俊才問道:“什么是地鐵?” 康劍飛科普道:“簡單的說,就是把鐵路修到地底下。” 胡俊才奇怪地問:“為什么要把鐵路修到地底下,直接修在地面不好嗎?還要在地下挖洞,資本主義社會就是勞民傷財!” 康劍飛懶得再給他解釋,說道:“以后要想在香港混好,就一定要多看看報紙。再不濟,多熟悉一下繁體字也好,省得以后認字都要認錯。” “說得也是。”胡俊才也找了一張幾天前的舊報紙來看,很快地就看得入神挪不開眼睛。 康劍飛掃了那報紙一眼,卻是一張《明報晚報》,上面連載著溫瑞安的《神州奇俠之江山如畫》。 直到把那一期連載的內容看完,胡俊才驚喜地說道:“這種小說真好看,報紙的下一期呢?” “拜托,一本小說你從半截看起,居然還看得津津有味。”康劍飛幫他在舊報堆里翻了一下,然后一拍腦袋說,“我記起來了,那天的報紙被舅媽拿去包東西了。” “在哪里,那張報紙在哪里?”胡俊才焦急地問。 康劍飛道:“估計用完扔了吧。你想看武俠小說,直接去書店里買幾本金庸的就行,看連載看著很累的。” “我身上就剩幾塊錢了。”胡俊才埋頭繼續在廢報紙堆里找小說看,也不管是不是內容連續的,只要是武俠小說就行。
康劍飛閑了半個月,著實是無聊透頂。見胡俊才看武俠小說看得入迷,他猛地一拍腦袋,心想老子干脆寫武俠小說算了。 康劍飛跑到表弟吳瑞青的房里,翻箱倒柜好久,終于找來一個筆記本和一支圓珠筆,歪在沙發上就寫起來。 康劍飛本來想寫《搜神記》或者《昆侖》,結果下筆之后發現自己文筆實在太爛。好好的劇情到了他的筆下,完全變了味道,已經失去了原著的精髓。 康劍飛以前當了幾年的群眾演員,后來又做了幾年的攝影師,本來還想著自己做導演,不過投資還沒拉到就穿越了。 寫小說與拍電視劇完全不同,前者是以文字來構筑世界,而后者則是用鏡頭畫面來講述故事。 康劍飛如果拍電視劇的話,拍出來的效果絕對很棒,但這不代表他寫小說就寫得好。即便他把故事情節記得清清楚楚,也不過是不用花時間構思情節而已,真正下起筆來依然捉襟見肘。 這屬于筆力問題,有文字天賦的人寫東西,稀松平常的內容寫出來也很精彩;反之,非常新穎的情節,不會玩文字的人寫出來也會蒼白無感染力。 想了半天,康劍飛終于拿定主意:“那就干脆寫《尋秦記》吧,這本小說的文筆白點也無所謂,本來就是穿越爽文。” 為了讓讀者看得更爽更有代入感,康劍飛將主角項少龍的身份定為一個香港草根男,也沒提什么時間機器,反正就是被有錢人羞辱后,莫名其妙地穿越了,而且還在穿越后變得力大無比。 康劍飛和胡俊才兩人,一個寫小說一個看小說,各干各的很快就混過了一天。 傍晚的時候,吳瑞青和吳瑞雪兄妹放學回來。吳瑞雪一到家就打開電視看動畫片,吳瑞青這小宅男則一頭鉆到自己臥室里。 沒過多久,表弟吳瑞青突然氣急敗壞地大吼道:“我的日記呢,哪個混蛋偷了我的日記……” 見表弟吳瑞青氣沖沖地從臥室跑到客廳,康劍飛才停住筆,舉起手中的筆記本問:“你在找這個?” “你……你居然偷看我的日記,你個癡線大陸仔!”吳瑞青氣得臉和脖子都脹紅了,那日記中可是寫了許多他的少年心事,比如暗戀某某女生之類的。若是被人偷看了,他想死的心都有。 康劍飛被表弟罵白癡,卻仍舊是那副笑嘻嘻的模樣,他才不會和一個中二少年置氣。何況,擅自用別人的日記本寫小說,似乎是有點過分了…… 吳瑞青奪過那個日記本,沖著康劍飛一通大罵。兩個表舅媽聽到罵聲,連忙跑出來勸阻。 周明芳對康劍飛賠笑道:“小孩子不懂事,你們別往心里去。” 梁瑛沒跟他們說好話,而是直接揪著兒子吳瑞青的耳朵拖回臥室,一邊揪耳朵還一邊罵道:“癡線,癡線,我看你才是癡線,次次考試不達標,一回家就看小說,也不知道溫習功課……” “媽……啊,痛啊,你下手輕點……”吳瑞青凄慘大叫道。 一場鬧劇很快恢復了平靜,胡俊才站在一邊有些尷尬,畢竟吳瑞青罵人把他一起罵了。胡俊才心想:唉,明天我還是去大嶼山吧,留在這里也是遭人白眼。 康劍飛倒是無所謂,他穿越前大部分時間都是寄人籬下,這點小風波對他來說不算什么。 ______ 感謝天琊海礁、好人道一、無為菜鳥、yj05、魂斷神傷、公子浪、落魄書生00、六月別哭、一目盡天涯、香港大亨的打賞。 <a href=;www.shushu8.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lt;/agt;lt;agt;手機用戶請到www.shushu8.comwww.shushu8.com閱讀。lt;/agt;;
隱藏
新河南481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