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老舊思維李西涯,戰爭紅利玉螭虎(中)

明朝小公爺 544.2 作者貪狼獨坐 全文字數 2409字

看著張小公爺送走了火篩,帶著滿肚皮的疑問李東陽來到了張小公爺的房車內。 為了應對冬日的到來,細心的小周管家早已經在房車內鋪設好了煙道。 同時為了保持濕度,小周管家還是采用煤爐燒水蒸汽進入煙道的方式取暖。 這使得張小公爺的整個車房內不僅溫暖,而且一點兒也不干燥。 看著張小公爺笑吟吟的坐在那張榻上,頓時老家伙腦門就有些“突突突”的亂跳了。 老李的眼珠子不可謂不毒啊,一眼就看出這張塌的底子乃是一整塊的黃花梨開下來的大料。 若是要開下如此大料,恐怕沒六百年樹齡是不成的。 而若要制成此塌的板材,則又須開下后放置一年任其風吹雨打自然外腐。 所存樹芯之材,方可用于制板。 顯然這塌乃是用此木整材所制,底板、背板及兩側副手。 那榻上的雕工自不必說了,此“大鵬展翼錦繡山河百舸千帆八重復雕嵌百寶珠玉花梨塌”…… 可真真是奢靡至極,叫老李看著嘴皮子都在哆嗦。 就上面巧妙鑲入的七顆拇指肚兒大小的瑩瑩走盤金珍珠,這就得多少銀子了?! 更別說這塌中上首鑲嵌的那顆珠子,那顆在光照下竟顯七彩絢色、看起來就好似神目嵌入一般的珠子。 那顆珠子莫說是旁人,便是李東陽都識不得到底是產于何處。 “此為‘鮑之珠’,先前粵北貨殖總會的洪先生獻于陛下。又蒙陛下賜下的……” 小周管家是何等靈醒之人吶,趕緊躬身向著李東陽小聲解釋了一番。 是的,鮑魚也產珍珠。 但鮑魚產出珍珠的比例卻極低,大約為二十五萬分之一。 而且需要的時間比蚌類更長,至少十年以上的鮑魚體內的珍珠才能達到一定的厚度。 鮑魚所產之珍珠自有其特點,那就是流光四溢、七彩斑斕。 只是其形則難以固定,很多形狀奇特。多呈鯊齒狀,或長條狀。 抑或個頭太小、光澤不足,在后世即便是拇指蓋大小、光澤普通的鮑珠亦須十萬一顆起步。 若是到張小公爺現在榻上所鑲嵌的這等成色,恐怕得直接進拍賣行了。 起價二十萬,每一手加價兩萬。 若是行市好、有設計師想以其奪獎,拋下二三百萬拍下此珠亦非不可能。 在生產能力和捕撈能力都比之后世更低的大明朝,如此鮑珠的價值更是無法估算。 “莊子休言‘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老夫如此年歲方聞鮑魚有珠!” 李東陽苦笑著嘆氣道:“果世間大,老夫自困而不自知啊!” 他這是有感而發,這大明朝如今看著越變越好了。 然而卻也越來越讓他不認識了,激烈的變化下似乎從前的一切認知都在不斷的被推翻。 “《禮記·曲禮上》曰‘博聞強識而讓,敦善行而不怠。謂之君子’……” 張小公爺笑吟吟的站起來,請這位閣老坐下輕聲道:“西涯公這是真君子呢!” 雙方落座,妙安眨巴著杏眼將香茗奉上。 然后乖乖的在一邊侯著,好奇的看著這位閣老。
李東陽李閣老,據聞亦是神童出身。 據聞四歲時便能揮毫做作尺大之書,代宗聞之召御前見。 果能書之,大奇。 賜菓鈔還,并命多加看顧。 “西涯公恐怕不是來找小子飲茶的罷?!” 大家落座,都是讀書人嘛!自然是要聊聊子史經集,談談琴棋書畫。 說一下這塞外風光,然后才開始轉進到核心話題的。 該寒暄的寒暄過一番后,張小公爺笑吟吟的對著李東陽輕聲道:“西涯公,莫非有所指教耶?!” “非也,老夫來此乃是請教來的……” 李東陽搖頭苦笑,見張小公爺開口要謙遜便抬手打斷。 然后將自己的疑問逐一拋出,這戰爭……它怎么就能掙錢了?! 而且這不僅僅是臨時掙錢這么簡單,算上后續帶來的大量利益…… 這一場仗打的簡直不要太值了,僅僅是去除九邊之患這一項就已經值每年百萬兩了! 九邊之患讓大明寢食難安,這不僅僅是需要每年大量的軍餉維持。 更是要計算到因著韃靼叩關而造成的損失,還要修繕城墻堡子、打造刀槍鎧甲。 這前后得燒掉的銀子、維持的銀子還有損失的銀子,那何止百萬之巨?! 國朝還得維持九邊的糧秣,囤積大量出征所需。 這上上下下可全都是銀子啊! “戰爭從來都是有紅利的,否則一代天驕前朝太祖為何征伐天下?!” 張小公爺說著,不由得輕嘆。 這位閣老大人到底是年紀大了,慣性的思維讓他走不出自己的圈子。 便見得玉螭虎走到了房車的窗邊,將窗子打開。 “呼~”的寒風灌入,將他的衣衫吹的獵獵作響。 妙安飛快的拿過掛在邊上的狐裘,一竄身到了張小公爺身邊給他披上。 “西涯公,可見這外間袞袞眾生乎?!” 草原上的陽光居然沒有將張小公爺曬黑,反而是紫外線下他那如玉面龐竟帶熒光自耀。 “蕓蕓眾生,所求不過活而已……” 身披著狐裘,張小公爺的聲音顯得有些許飄渺。 罡風將他的狐裘微微掀起,暖暖的冬日輕灑在他的面龐上。 “貨殖會熙熙攘攘,千里奔忙。說到底,不過利來利往……” 李東陽站到了窗邊,默默的看著外面忙碌的眾人。 那些草原漢子、老人和女子們,笑顏逐開的往家里搬糧食布匹蜂窩煤。 還有爐子、鐵鑊,更有人拎著牛羊在跟貨殖會的人討價還價。 韃靼人在用著半生不熟的大明官話,而那穿著貨殖會標識衣裳的商賈則是用半生不熟的韃靼語。 “韃靼為何頻頻叩關?!無他,求活而已。” 張小公爺轉過身來,望著李東陽輕聲道:“小子為何出關?!無他,為我帝國百姓求活而已。” “百姓求活,是利。商賈求財,是利。帝國安穩,是利。” “夫戰者,必須得利。若無其利,戰則國衰……” 張小公爺其實現在心里淚流滿面啊,自己該怎么跟李東陽解釋戰爭所產出的紅利呢?!
隱藏
新河南481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