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小說新聞>短篇> 馬伯庸,哪兒能退孩子?在線等,挺急的。

馬伯庸,哪兒能退孩子?在線等,挺急的。

馬伯庸,哪兒能退孩子?在線等,挺急的。
說一個悲傷的故事吧。
大家都知道,我每天都給兒子講兩個睡前故事,還得是原創的。不過我今天要說的悲慘不是這個。畢竟雖然每天原創很辛苦,但也有套路可循。只要掌握了竅門,你就可以像很多游戲公司那樣,同一套內核換換片就能應付過去。
我開發了很多系列,比如城市金剛系列、喵喵隊系列、無敵忍者團等等……這些套路千篇一律,就是某個城市被一個組織守護著,當怪獸來了以后,一通傻打獲得勝利。只有一個系列是例外,叫做白狐貍騙人,講的是白狐貍如何捉弄別人,算是走斗智路線。馬小煩特別愛聽,簡直把白狐貍當偶像崇拜。
我考慮到他也快上小學了,不能老聽這類簡單故事,于是把白狐貍的故事做了一下升級,叫做白狐貍偵探。每集破一個案子,每一個故事里會用一個經典推理橋段,鍛煉一下他的邏輯思維。
這個新系列大受好評。第一個故事是一頭北極熊死在家里,地上有一攤水,隔壁海豹先生剛剛拜訪過,可他不承認,除非白狐貍找出那件兇器。我給了他一個提示:北極熊住的環境。他琢磨了半天,居然真猜到了海豹用冰刀殺死北極熊又把兇器融化---可以說是邁出了推理的第一步。
但這時候我才意識到,我打開了一個潘多拉的魔盒。從此以后,他每天都要聽白狐貍偵探的故事。這意味著每天我得原創倆推理故事!
盡管我可以利用信息不對稱優勢,把各種經典橋段揉到故事里,不愁迷題枯竭。但因為故事背景是動物城,行為邏輯和人類不太全一樣,所以很多地方還是需要我現編,對腦力消耗還是很大。
比如說有一次。我帶他起滑雪,就講了一個雪地故事:狗先生躺在公園雪地里死了,周圍只有他走進去的腳印,兇手是怎么做到的呢?大家應該都猜得出,兇手是踩著狗先生腳印倒退出去的,經典老梗。可是他卻猜兇手是一只鳥,因為鳥會飛……這讓我后面的準備全浪費了,措手不及,幾乎編不下去。
我每天碰到的窘境,基本都是如此。我特么設計個窗戶禁閉的密室,他說兇手是可以爬進窗隙的螞蟻;我特么講了一只在東方快車上有十二道捅傷而死的灰狼,他說兇手是撞過去的豪豬;我說八只動物被風暴困在一個封閉島上,歌劇魅影開始殺人,兇手只可能在這些動物之中,他說也可能是小銀魚游過去干的呀……
今天這種情況變得更加嚴重,他開始像一個甲方那樣,臨時改需求。
我給他講的是一只小白兔去滑雪,中途死在一棵樹下。白狐貍檢查現場,發現頭頂破裂,旁邊樹皮也破了,說這是一起意外,小白兔是滑雪速度太快撞死的。
我想老是講兇手殺人太單調,刻意增加一些新變化。他媽媽才講完守株待兔,我正好從另外一個角度講一遍,感覺挺好的。沒想到他不干了,他堅持說偵探故事必須有兇手,這個結局不算,重講!
臥槽,這等于要改全部設定啊。我想了半天,憋出一個想法,重新講。說白狐貍經過調查,查出這個滑雪場的企鵝老板為了節約成本,減少雪道標志物,導致兔子撞死。企鵝為粗心付出了代價,小朋友以后可不能學他呀。
我很佩服我的急智,多好呀,既有兇手,又有教育意義。
妹想到這個兔崽子居然看不上社會派,非本格不聽,說這個結局不算,重講!
我這時候實在沒腦子想了,只好胡逼發揮,說兇手是犯罪金剛,誰也打不過,這時白狐貍變成推理金剛,兩邊戰成一團,最后白狐貍用推理激光打爆了兇手,全劇終。
馬小煩聽完以后拍手稱快,然后給我提了三個要求:1 以后故事里必須有兇手 2 兇手最后要和白狐貍有一大戰 3 被害者要都活著,不然他晚上害怕。
所以我就上網問問,哪兒能退孩子?在線等,挺急的。

馬伯庸:……[允悲]無法反駁//@Sempreto_:誰開發誰保護 誰污染誰治理
馬伯庸:媳婦建議說和之前的系列聯動:講一只騙子狐貍改行做偵探,老對手黑貓警官懷疑他策劃大陰謀,死死盯住。可每次狐貍一遇危險,黑貓總會一邊罵罵咧咧一邊出手相救。狐貍也會在黑貓碰到懸案時“不經意”地留下提示…//@鯖__:建議增加醫生紅狐貍,警察局長黑貓先生,大boss猴教授




流浪的蛤蟆:婦產科醫院后門都有個退孩子的窗口……

馬伯庸相關新聞

近期小說新聞

返回頂部
新河南481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