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禮物

我們的電影時代 615 作者漁雪 全文字數 2317字

從紐約回京城,剛剛落地就是面對一群記者,還沒回家就要趕著去公司和上面領導說明情況,這是一位著名藝人和影視公司老大不得不面對的事情。 但,甘敬回家的心情卻沒受到什么干擾。 只要一想著快見到二思,那就很開心,其他的不過就是清風拂山崗而已。 保姆車再次駛往家的方向,謝歆依然同程,她在簡單詢問電影局領導之后就興趣盎然的聊起了下午看到的各種國內論壇言論。 “你知道嗎?歌迷們是怎么稱呼我?他們叫我,全球天后,哈哈哈。” “你知道他們怎么喊你嗎?電影界的最強歌手,歌手中的最強演員,演員中的最強導演,導演中的最不著調主唱。” “歌迷們說,你,對,只說你,沒有我們三人,你自己就能完全詮釋‘WTF’這個樂隊名的氣質。” “哈哈哈哈哈哈。” 謝歆全程嘮叨,即便不見甘敬的回應也自顧自笑得很開心。 甘敬用一句話就打住了她的興致:“笑多了容易有皺紋。” 謝歆白了一眼:“呸!” 然而,保姆車里還是安靜了。 下午五點半,甘敬終于回到家,別墅佇立在夕陽下,泳池水面映晚霞,偶有幾聲嘎嘎嘎。 “嗯?那只鸚鵡學會鴨子叫了?”甘敬走近自家門前,驚詫莫名,隨即就瞧見庭院里真有幾只鴨子在自由自在的奔走。 這……二思要養還是老爺子甘南山要養? 出于爺孫倆某段時間泳池養魚的做法,甘敬心里有點猜測不出,他微微搖頭,沒看到女兒的蹤影,躊躇了一下向天后驅逐道:“你跟著我干什么?你家在隔壁呢。” 謝歆聳聳肩,直截了當的說道:“我要看父女相見的戲碼。” 甘敬“嘿”了一聲倒是沒再堅持,他推門進去,故意放輕了腳步,準備給女兒一個驚喜。 然而,沒走兩步,樓上就有甘南山老爺子的聲音傳來:“思思,看看你爹鬼鬼祟祟的在院子里,他是不是要吃你的鴨子啊?” 甘敬滿臉無奈的止住腳步,站在庭院中間仰頭去看樓上的窗戶。 二樓窗邊探出一個小腦袋,然后“嗖”的一聲飛快縮回去,很快就有下樓梯的腳步聲“噔噔噔”的響了起來。 甘敬往前走了兩步,未見其人,先聞其聲,連忙囑咐道:“慢點!別摔著!” 這個時候,甘學思清脆的聲音才喊出:“爹爹!爹爹!爹爹回來了!” 許是庭院里的幾只鴨子有被甘學思喂過,它們見到小女孩出來連忙晃悠著過來,繞了個半圈,追逐著她的身影直到感覺到陌生的氣息才停下。 “爹爹!爹爹!”小女孩撲到了甘敬的懷里。 “嘎嘎嘎!”院子里鴨子的聲音很嘹亮。 “哎。”甘敬被這些鴨子的聲音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一把抱起女兒把她往空中拋起又接住,“二思,想我沒?” “想!可想可想可想可想可想你了!!!”甘學思使勁摟住老爹的脖子,重復的強調道。 甘敬臉上的笑容更盛,邊上瞧著這一幕的謝歆也笑吟吟的問了一句:“思思,想我沒?”
甘學思這次就是用簡短的話來回答:“想。” “唔。”謝歆摸了一把小女孩的腦袋,把她的頭發弄得凌亂。 甘敬摟住女兒往前走,避開天后的攻擊,邊走邊笑道:“誒?二思,你真長大了啊。” 甘學思眼睛笑得瞇成弦月,她在老爹懷里思維都變慢了,等到進客廳要被甘敬放下才問道:“為什么呀?” 甘敬滿面笑容的摸著女兒有點肉乎的小臉蛋,端詳之后再端詳,忍不住感嘆道:“抱你的時候就能感覺到,你吃胖了啊。” 小女孩表情陡然一僵,她不是幼兒園的小朋友了,九月開學就是小學一年級,已經有懵懂的美丑胖瘦觀。 甘學思嘴里嘟囔道:“沒有胖,沒有胖。” 可是,下一秒,她瞧了眼后面的謝歆,言之鑿鑿的說道:“那、那,那我要減肥了。” 謝歆一驚,你說你要減肥,那你看我干什么?你減肥你就減啊!! “小孩子家家的減什么肥?”甘敬笑斥道,“站好嘍,站直嘍,給我看看。” 父教女的話音剛落,腳步聲伴隨著父教子的指令傳來。 “什么就讓思思站直嘍?你給我站直站好。”甘南山從樓上走下來,“你這次是怎么回事?出去瞎搞什么呢?” 甘敬看向老爺子,摟過女兒,笑道:“就是拍戲啊,玩音樂啊,我還能干什么?” 甘南山瞥了眼沙發上的謝歆,忍了一句,斥責道:“哪不能拍?非要去紐約?思思天天在家問我,你說說你,到底是怎么忍心的?” 甘敬思慮兩秒,要不要提醒提醒面前這位天南海北去修仙的老爺子,最終,他放棄這個想法,低頭受教:“不忍心,不忍心,下次就在國內拍,就算出去也帶著二思。” 甘學思仰著頭眼巴巴的瞧著自己老爹,聽見這話便使勁點頭:“爹爹說話算話!” “算話,算話。”甘敬看著女兒可憐兮兮的眼神,忍不住親了下她的腦門,“過兩天我就帶你出去玩好不好?” “好。”甘學思乖巧的應道。 “我們還可以去馬場,我給你帶了匹特漂亮的馬,你一定會喜歡的。”甘敬送出給女兒的第一份禮物,瞧著她有些期待的目光,繼續說道,“還給你帶了NASA的星空圖,就是一家很厲害的看天空的機構。” 甘學思沒太聽懂解釋,但并不妨礙用笑容表示歡喜。 “咳,還有我的一匹呢。”謝歆忍不住提醒道,這一路她是真沒聽甘敬提起這個事,別是忘了吧。 “哦對,汗血寶馬,還有你的。”甘敬沒忘。 甘南山悠悠的問了句:“我的呢?” 甘敬的目光從女兒臉上移開,心里怔然,誒?咦?嗯? 他慢慢開口道:“爸啊,給你的禮物呢,不是汗血寶馬,是那個、那個……” 甘學思是小棉襖,特別體貼,連忙說道:“爺爺,爺爺,把我的馬給你吧,爹爹忘記了。” 甘敬:“……”
隱藏
新河南481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