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八十二章 炊煙

趙公子 282 作者半城流煙 全文字數 2422字

河東郡西南部。 作為秦、趙、韓、魏四國交界處,河東郡可謂是飽受戰摧殘。 特別是上次六國攻秦之戰,先有齊、燕兩國將河東南部人口、財物掠奪一空,后有魏國奪取河東東南領地。 戰爭結束以后,蒲子以南、景山以西的河東之地,雖仍舊在秦國掌控之中,卻早就變得千瘡百孔,無比蕭條,幾乎百里無人煙。 然河東西南之地,雖面積不怎么廣袤,卻城池林立,乃極度富庶之地。 再加上這里乃秦國要地,故秦國官府經過慎重考慮,最終決定從其余各地遷徙百姓,充實空曠的河東西南之地。 這些百姓被遠遠遷徙而來,雖抱有不少怨言,奈何秦法嚴苛,百姓們也只能默默忍受。 好在這里土地肥沃,被遷徙過來的百姓也都能分配到不少田地,倒也沖淡了眾人背井離鄉之痛。 然好景不長。 百姓們經過長途遷徙之苦,好不容于安定下來,開始耕種土地之際,就遇到了極其罕見的干旱以及蝗災。 這些被遷徙而來的百姓,家中本就沒有多少存糧,若非官府救濟,可能早就被餓死了。 只是今歲以來,秦國國庫空虛,更兼各地災荒四起,以致官府無法顧及這些被遷徙而來的百姓,糧食供應不斷削減,最終導致各地都開始發生有人被餓死的慘事。 若能活下去,哪怕生活艱苦異常,在嚴苛的秦律統治之下,也沒有人敢對官府發怨言。 可是如今,被遷徙而來的秦民,大都瘦骨嶙峋、饑腸轆轆,哪怕秦律再怎么嚴苛,不少人都因鋌而走險被抓入入牢。 北曲。 這里位于蒲子南方,乃秦國所占據河東之地最北方,正好與趙嘉的領地接壤。 由于北曲特殊的地理位置,被遷徙到這里的秦民,大多都是有精壯的家庭。 日后若有戰事,這些精壯能迅速被征召入伍,進入城中抵御趙國軍隊。 北曲城內。 身高近一米八的十余,在空蕩蕩的街道上走著,卻好像一根踉蹌而行的竹竿。 曾經的十余,由于身強力壯,且在戰場上立過功勛,生活倒也不錯。 可惜與趙國交戰數次,秦國都是大敗虧損。 十余雖僥幸逃得性命,卻也成為戴罪之身,否則也不會被遷徙、流放到此地。 饒是如此,由于十余強壯的體魄,以及那過人的武藝,仍舊在北曲混得風生水起。 只是現在,就連官府縣衙內都存糧都沒有多少,十余又能好到哪里去? 他雙眼布滿血絲,哪怕走路踉踉蹌蹌,仍舊巡視著四周房屋,想要看看哪家哪戶有炊煙升起。 饑餓,幾乎讓十余失去了理智。 縱然明知搶奪別人東西乃是重罪,十余也決定鋌而走險,搶些東西果腹。 否則,寄希望于官府每天發放的那些,幾乎清澈見底的兩頓稀粥,就算不被活活餓死,也好不到哪里去。 可惜的是,現在全城缺糧,莫說眾人家中沒有糧食,就算有,也不敢燃起炊煙。 十余走了半柱香時間,非但沒有找到吃的東西,反而餓得頭暈眼花,差點站立不穩摔倒在地。 “咚咚咚!”
忽然間,頭暈眼花的十余聽到了轟隆的戰鼓聲,多年的軍旅生涯,讓他幾乎是下意識摸向了腰間的佩劍,可惜卻摸了一個空。 他的佩劍,早就被賣掉換了吃的東西。 “趙人來襲,所有男子登城作戰,參戰者可優先分配食物!” 就在十余驚疑不定之際,忽然聽到騎著戰馬在城內嘶喊的傳令兵。 “優先分配食物?” 十余聽到了傳令兵的話,布滿血絲的眼中不由冒起了綠光,強忍住饑餓帶來的眩暈感,朝著城墻處趕去。 當十余抵達城門口之時,這里已經擠滿了人,絕大多數都是為了一口吃食,而來守護城墻的男子,其中還夾雜著不少女人、孩童。 “讓開!” 哪怕十余早就餓得頭暈目眩,仍舊仗著身高優勢,很快就擠到了城樓上。 “我來守城,吃的呢?” 十余那布滿血絲的眼睛,死死盯著前面已經見底的大木桶,低聲咆哮道。 “第一批食物已經分發完了,想要吃飯只能等候下一輪,如今爾等先幫助守城吧!” 負責分發食物的軍官,聞言卻是冷冷說道,繼而就讓人將大木桶抬走。 十余聞言大怒,喝道:“沒有吃的,哪有力氣殺敵守城!” “鏘!” 就在下一刻,冰冷的劍刃已經架在了十余脖子上,十余渾身一個激靈,當即后悔不跌。 戰時膽敢出言質疑上官,可是會被軍法處置。 若非十余實在餓壞了,斷然不會做出如此糊涂之事。 “違背軍令,散播消極言論者,殺無赦!” 旁邊的秦國軍官,面如冰霜的喝道,就準備揮劍斬掉十余首級,以儆效尤。 “且慢!” 就在此時,北曲縣令忽然出現,出聲阻攔。 “此人胡言亂語,不殺不足以正軍紀!” 持劍的軍官雖只是一介低級軍官,面對縣令的時候,卻也絲毫不懼。 縣令沉聲道:“今趙軍來犯,正值用人之際,不宜貿然殺掉自己人。” “且傳令兵先言:登城御敵者可優先分配食物,如今食物分完,吾等未能完成承諾在先,倒也不能怪罪士卒們有怨言。” “士卒守城御敵以命相搏,豈有不讓他們吃飯之理?” “閣下若殺此人,那些未能領到食物之人,必然心寒,又如何讓士卒齊心協力御敵?” 那名將官沉吟半晌,最終收了佩劍,問道:“第二批食物何時能夠送上城墻?” 北曲縣令答曰:“已經快了。” “咚咚咚!” 就在此時,城外忽然傳來了震天鼓聲。 北區縣令急忙抬眼望去,只見遠處趙軍所在之地烽煙沖天而起,不由心中凜然。 “趙軍究竟想做什么?” 那名軍官,也看到了從趙軍所在位置冒起的烽煙,不由滿臉疑惑的說道。 十余抬頭,小心翼翼看了看那些沖天而起的濃煙,喃喃自語:“我怎么覺得,那些煙霧像是炊煙啊!” 言畢,十余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軍官以及北曲縣令聞言,看著那些隨風飄揚的煙霧,越看越覺得像是軍中燃起的炊煙,兩者不由面面相覷。
隱藏
新河南481在线直播